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12年后,那个抱着小羊的女孩又火了!

时间:01-30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0

12年后,那个抱着小羊的女孩又火了!

一次意外相遇,改变了她的一生。作者:王喆宁豆瓣评分9.3!去年,随着日本导演竹内亮的纪录片《再会长江》的完结,藏族女孩茨姆再一次火了。17岁那年,茨姆在云南香格里拉纳帕海旅游景区抱着小羊,懵懂地闯入导演竹内亮的镜头,成为纪录片《长江天地大纪行》中特殊的存在——她不知道天上是不是有飞机走的路,也不相信上海拥有100多层的高楼。10年后,导演为拍摄《再会长江》,再次回到香格里拉。面对镜头,茨姆有着与以往相同的笑容,更多了一丝大方和自信。10年间,她已经成长为一名游刃有余的民宿老板。·茨姆。当年,拍摄纪录片期间,导演一行人带茨姆去了一趟上海。回去后他们一直担心,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茨姆无法安心回归故乡生活。这一问题同样令环球人物记者好奇。面对提问,茨姆对记者说:“上海确实好,但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不太适合生活在那里。我觉得还是自己的家乡更适合我。”意外闯入镜头茨姆从小生长在香格里拉,几乎没有走出过这里。小时候,爷爷一直十分支持她学习,希望她考上大学,进入歌舞团工作。四年级时,爷爷突然去世,没人能为茨姆继续出学费,她不得已辍学,对未来也失去了规划。长大后,在父母的安排下,茨姆来到纳帕海景区抱小羊挣钱。每天早上7点,她会身穿藏族服饰,抱着小羊在景区门口等待游客前来合照,一张照片5元。因为性格腼腆,茨姆不擅长主动邀请游客,一天下来最多也只能挣几十元。·茨姆。和竹内亮相遇的那天,对茨姆来说,只是平常的一天。她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坐在景区门口。“他们来的时候,我没有那么大反应,但因为有人举着摄像机,我对他们的关注变多了。”茨姆回忆道。竹内亮一行人来到这里,被眼前的小姑娘吸引,上前同她合照、交流。·茨姆(右一)和竹内亮(左一)等人合影。在和茨姆对话的过程中,节目组发现,这个女孩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——“飞机能坐多少人”“天上是不是有飞机的路”“100多层的楼怎么盖起来的”......因为茨姆家离香格里拉县城有十几公里,交通不便,所以她几乎没怎么进过城,更不用说走出香格里拉。“你问这些是因为你想出去吗?”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茨姆回答。节目组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,提出带她去上海,但被茨姆拒绝了。“当时我觉得他们只是说说而已。我想可能自己也走不开,因为那时我们这边去上海旅游的人非常少。”茨姆对记者说。主持人冬冬看她拒绝后,又提出去家里拜访。这次,茨姆十分高兴地答应了。·茨姆(右)和主持人冬冬(日本演员阿部力,曾出演日版《流星花园》)。次日,节目组来到茨姆家中。茨姆一家准备了酥油茶等藏族美食招待他们。随着话题越来越深入,节目组知道了更多茨姆的故事:就在上个月,她被父母包办了婚姻,将要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邻村男孩。在即将离开的时候,冬冬再次和茨姆的家人提出去上海的建议。没想到,茨姆的叔父坚决地拒绝了——未出嫁的女孩跑到外面去名声不好,万一被骗怎么办?怀揣着遗憾,节目组和茨姆一家道别。茨姆感到十分失落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。·茨姆感到很失落。图源:纪录片《长江天地大纪行》。1个月后,事情出现了转机。原来,茨姆的母亲强烈要求节目组带茨姆去一趟上海。面对叔父的反对,茨姆的母亲说,“你管不着”,又前后劝说家人多次,替女儿争取走出去的机会。茨姆回忆道:“母亲觉得人生能有这样的机会很难得。本身上海对我们来说,可能是一生都很难去到的一个地方,所以她特别支持我。”于是,在2011年的某天,茨姆和母亲一起,踏上了几千公里之外的土地。·冬冬在机场接到茨姆(左一)和她的母亲。图源:纪录片《长江天地大纪行》。上海“奇遇”第一次离开家乡,茨姆感到十分兴奋。同样感到激动和兴奋的,还有节目组和冬冬。当茨姆和母亲一起身穿藏族服饰出现在上海机场,冬冬甚至有些语无伦次。·茨姆(左一)和母亲来到上海。图源:纪录片《长江天地大纪行》。初次来到大城市,茨姆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新奇。坐上地铁后,她小声对冬冬说:“感觉像飞起来了!”走出地铁后,茨姆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,忍不住感叹:“妈呀!(好怕)倒下来砸在我身上。”茨姆跟着冬冬,坐上了100多层高楼的观光电梯。看着不停跳动的楼层数字,她紧张得闭上了眼。走出电梯门的一刹那,她踩在了透明玻璃地板上,腿脚有些发软,但注意力很快被美景所吸引。·茨姆(中)和母亲来到上海。夜晚,在黄浦江边,茨姆听着冬冬讲述江水来自于青藏高原,眼中倒映出城市霓虹。她指着江上的船,说:“太漂亮了,这晚上怎么这么漂亮。你看你看,那里又有船。”在公园里,因为茨姆和母亲穿着藏服,有环卫工人感到十分好奇,于是问冬冬他们从哪里来?冬冬指着茨姆说,这是我妹妹,在外面上大学,这次带他们出来旅游。直到现在回忆起来,茨姆依旧十分感动。让茨姆印象最深刻的,是上海的酒店。“里面的设备带给我很大的震撼,因为我之前没有住过酒店,想象中和实际差距很大。”茨姆对记者说。一开始,她以为床上没有被子,看到铺在床上整整齐齐的被子后有些不知所措。更让她没想到的是,房间里是有卫生间的。在上海,茨姆过了一次难忘的生日。“我们那边是不过生日的,所以那是我第一次过生日。”茨姆说。当时,节目组带茨姆来到KTV,又叫了很多朋友前来。“我们在里面唱歌的时候,突然间送来一个蛋糕。他们开始一起唱生日歌。我很惊讶,也非常感动。”·茨姆。与茨姆分开后,节目组心中有些忐忑,见识过大城市,她还能适应以往的生活吗?几个月后,茨姆寄来一封信。她在这趟旅途中领略了都市的繁华,埋藏心中的梦想逐渐发芽。原来,早在抱小羊的时候,茨姆就总听到游客说,这里要是有民宿就好了,那样就不用早起赶路了。那之后,茨姆曾在脑海里幻想过民宿的样子。在上海住进干净整洁的酒店,更激发了茨姆在家乡开民宿的想法。她在信中写到,“是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,让我看到外面的世界......现在,我希望和别人一样,有个很大、很漂亮的房子,然后在家开个小客栈”。“对我来讲,去上海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之一,不会轻易忘掉。”茨姆说,“但我从没想过离开家乡”。10年间梦想成真之后的10年,茨姆消失在了大众视野里。直到纪录片《再会长江》上映,人们发现,茨姆真的实现了当初的梦想。10年间,竹内亮已经会说一口流利的中文。他带着节目组,在指引下,看到茨姆民宿的指示路牌,上面写着英文名“Aurora”,正是10年前,茨姆在外滩高楼顶部看到的英文字母。走进民宿,导演和节目组都忍不住感叹“好大啊”,就像当年茨姆见到繁华都市时那样。茨姆面对镜头少了几分羞涩,熟练地介绍着自己的民宿:外观是豪华漂亮的藏式建筑,内部设计选择了日式风格,设施一应俱全,通过落地窗,能看到远处的纳帕海......·茨姆的民宿。其实,茨姆的梦想实现得并不容易。“从上海回来之后,我还是继续抱小羊,大概过了3个月,因为修路,游客不怎么经过了。之后,我大约有3年多没有出去工作,一直在家带孩子。”茨姆对记者说。那些年,她始终惦记着要开一间民宿。2015年,她恢复工作,去到离家乡十几公里外的独克宗古城的一家小吃店,逐渐接触到管理店铺的事务:处理订单、选取进货渠道,等等。然而,因为家中发生小意外,她不得不辞去工作,再次回到家乡。正在茨姆迷茫之时,一位熟人打电话给她,问她是否愿意到民宿工作。茨姆欣然答应,之后在民宿工作了4年多,在此过程中积累了不少相关经验。“因为民宿人手少,我基本什么工作都会做,包括前台、客房服务等。”茨姆说。·茨姆(左一)。在做前台接待工作时,她第一次知道民宿预订可以通过网络平台;平时,她也会帮忙做一些客房服务,给客人做饭等;在老板的帮助下,她学会了应对满房、超房等“难搞”的情况。2019年,茨姆正式向家中提出要创业,办一间自己的民宿。“因为我很早就和家人说过想开民宿,经常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和他们说这件事。这些年,他们也看出来我是真的喜欢民宿行业。所以这次提出要创业,他们心里也有些准备。”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问题。刚开始,茨姆一家和亲戚朋友筹集到了所需的钱,但是装修到一半的时候,资金基本上已经用完了。我当时是做也不行,不做也不行,停工的话那前期投资都浪费了。·茨姆民宿的房间。于是,茨姆只能顶着还贷款的压力,硬着头皮继续。在设计民宿时,茨姆上大学的妹妹一直在帮忙,“我把想法说给她,她会帮我在电脑上画出来,然后操作网络平台的流程等”。2021年底,茨姆的民宿开始营业。那时,因受新冠疫情影响,客流量少,茨姆几乎未曾赚到钱,最困难的时候,为了还每个季度的利息,甚至把家中的牛都卖了。即使这样,茨姆也从未想过放弃。“因为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行业,而且我坚信疫情会结束,所以一直坚持了下来。”·茨姆。如今,民宿运营走上了正轨。茨姆想,未来某天,她还要把民宿开到更远的地方。监制:张建魁主编:许陈静编审:苏睿(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转载请加微信“HQRW2H”了解细则。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,可发至邮箱tougao@hqrw.com.cn。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